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携手共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小康社会。请关注隔壁搭档君【长河落日_清卿】♡

[爆轰]日光(3)

  爆豪胜己觉得那个白痴阴阳脸最近不太对。

  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革命友谊?只要肩并肩打过一架就是过命的交情。还是说他背后干了什么偷偷摸摸见不得人的事情,对自己心里有愧。所以才会想要讨好他?

  否则怎么最近无论他说什么都不吭声,哪怕被横挑鼻子竖挑眼都只会安安静静地看着他不说话。被用那种眼神看着反而让人一口气噎在喉咙里,挠心挠肺又难受的不得了。爆豪胜己试了几次,对方没什么反应他反倒而气得不行。

  “你是哑巴吗?给老子说句话行不行。”

  “……”轰焦冻看着他,犹豫了下慢慢道,“你说的那么开心,我突然打搅你是不是不太好。”

  “……………………”

  爆豪胜己杀人的心都有了。...

[新快]钻石

♢约稿小姐姐:小姐姐预告片里基德他受伤了好可怜你快让新一救救他啊呜呜呜呜呜呜!!!

♢我:……………………好方,我努力,我这就!!

♢高亮:是约稿,对柯南没什么太大了解……感谢闺蜜的友情援助。

♢高亮:梗基本原创,与原著无太大关,阅读不适退出保命。

  “哈...这还真是...”

  狼狈不堪啊...

  怪盗喘息着,汗水顺着额头慢慢滑落下来,被火焰与弹药碎片击中的伤口传来剧烈的疼痛,每次呼吸都会使得他的额头渗出不少汗水。模糊的念头滑过怪盗的脑海,他低低苦笑一声,竭力放松身体,尽可能轻柔地靠在了背后的墙上。纵使这样也让他疼得浑身发抖,咬紧牙关忍住了差点破口而出的痛呼。

  这次的...

[爆轰]日光(2)

  ——特大消息,特大消息,街头不良少年里的那个土霸王,最近又有了新的帮手!两个人从巷口打到巷尾,双剑合璧所向披靡珠联璧合……

  我呸!

  听到这个传言爆豪不由大大翻了个白眼,牵扯到眼角的淤青不由倒吸口凉气,咬着牙忍住了差点溢出喉咙的痛呼。

  老子什么时候和那个混蛋阴阳脸珠联璧合了!哪个白痴传的谣言,站出来我教他做人!

  “没想到啊爆豪。”另一个校区过来窜门的不良少年头目切岛锐儿郎啧啧称奇,他熟门熟路地一胳膊搭在对方的肩膀上,又被后者冷哼一声抖了下来。神经大条的少年压根没在意对方的这点小不满,兴致勃勃地开口道:“看来你交到新朋友了啊。”

  “……哈?”爆豪胜己面无表情看着他...

【爆轰】日光(1)

“喂。”

他的声音懒洋洋的,像是倾泄了一个夏季的灼热阳光。

轰焦冻抬起头来,他眯起眼,映入眼里的是屈起左膝踩在墙上的少年。对方低头不耐地看着他,那双眼睛在西斜的日光下闪闪发亮,像是一对光彩夺目的红宝石。

“你怎么在这里。”

“老师叫我来送作业。”

“哈?”

爆豪胜己愣了一愣,差点以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没搞错吧,学生会会长千里迢迢过来专门给他一个不良学生送作业?轰焦冻没搭理他的小小茫然,从书包里找出属于对方的作业本,左右看了看,给他放在了附近干净一些的木桶上。

“你给我等等。”

爆豪看着对方行云流水般的动作心下越发不爽,他冷冷瞥了一眼对方,轰焦冻不禁皱眉,最后还是停了脚步侧首看他...

〖冬夜组〗静

  犹如,春之又来。

  潺潺海水淌过海岸之时潋滟起波光粼粼,辰砂就是这时候涉水度过那无垠的疆域的。咸湿海风轻柔地吹过了她火红的发,日光刺入眼眸,于是便燃烧起永不熄灭的火焰。

  你可称呼其为辰砂,亦可称呼为水银。

  乃有毒之物。

  液体的伴生物融入海水,悄然声息的就会弥漫开致命的毒素。从小辰砂就学会了克制自己,宝石没有幼年,他们自出生就是这副模样。当金刚石第一次向她伸出手却被毒液腐蚀了世界上最坚固的宝石时,恍惚间辰砂发觉了其他同类惶恐而带着警惕的眼神,还有那被自己灼伤的手掌,转瞬就被侵蚀成某种不祥的颜色。

  她停了几个瞬间才后知后觉这份微妙的敌意从何而来,幼年的宝石第一次明白...

银时从窗外慢悠悠地收回视线,面前沙发里的被子团动啊动,终于慢吞吞地钻出了一只夜兔脑袋。对方半垂着眼睛一脸还没睡醒的样儿,头顶很有精神挺立着一根呆毛。晃晃悠悠的样子惹得人心痒痒。


说动就必须得动,银时手疾眼快突然伸出手直奔对方头顶的呆毛,神威猛地一缩脑袋,整个人就又缩回了被子里,把呆毛保护得完美无缺。


“真是太狡猾了,武士先生,竟然偷袭我。”夜兔说着,银时尴尬地收回手摸了摸鼻子,一脸大义凛然:“银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刚刚收留了重伤在身的知名海盗头子,摸一摸呆毛作为利益一点都不过分吧!”


“……”


神威盯了他一会儿,最后还是就近枕在了对方的大腿上,闭上眼睛挤出含糊不清的低声呢...

是不是又到更新的时间了,垂死病中惊坐起。
最近参了个全职本,以后叶黄cp也会加入更新选择呢。
这周没空,要去市里的炎黄马拉松。
下周更新龙与祭品吧,冬夜和刀剑也该更新了……

[冬夜组]贝壳

『“我在漫漫长夜中收集来的宝物,于凛冬赠与你为礼物。”』

  大雪纷飞。

  是冬季。

  银白发色的宝石人踩过厚重的积雪,他身后留下了一道长长的拖痕,就像是拿叉子在奶油中刮起了均匀的一层,很快又被新的雪所覆盖。

  今天的雪还是很大。

  安特库抽出腰间的长剑,凝神注视海面上的高耸冰山,很快便从中选出了作为目标的一座。银白身影如闪电般穿梭在巨大的冰雪山脉之中,所到之处尽是轰鸣与缓慢倒下的浮冰。清除冰山对于安特库来说是再普通不过的日常任务,今天却稍微有一点失误——他灵巧地稳住身形,踩着绊到自己的硬物稳稳落地。他转身低头看向刚刚自己落地的地方,半跪于地伸手将积雪弄开——那是一块不算大的...

最近忙的要死,随便说点什么。关于杀天,冬夜和一期三日,三日鹤的碎碎念。

《龙与祭品》本来只是一个脑洞,只有第一章,因为感觉场景很酷。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写下来了[虽然两年了还没完结……]本来还准备了锁和钥匙的设定,但是想了想还是扔进了垃圾桶里。

作为龙的Zack是一个寂寞的人,所以Rachel向他伸出了手,他就义无反顾地冲了出去,哪怕死也无所谓。Rachel也是,她的生命就是与龙联系在一起的。

『你是我的祭品。』

接下来的情节主角会变换一下,从龙的身上转移到外部。因为快要结局了[才怪],想要尽可能让所有人都更立体一点。不是作为必要的恶人而存在,而是让人发自内心觉得他们的确是为了自己开心而...

[曹懿]囚

☆这是约稿,约稿,约稿,王者荣耀背景。
☆万字,CP向。

  寝宫里燃烧着终日不灭的烛火,犹如夜空上群星闪着璀璨的光。来自大江南北的锦绣瓷陶在此间汇聚,来往的宫人身着精致长袍,走起路来轻盈地像是一片羽毛,连衣料的窸窣响动都几不可闻。

  曹氏的主人漫不经心踏过华贵虎皮的地毯,眼眸深处尽是深邃的凛然与煞气。今日他只身着一身简单的玄色长袍,血族充沛的血气无声压迫着四周,所到之处都是瑟瑟发抖恭敬下跪的宫人。无论是姿容姣好的侍女还是身着战甲的侍卫,通通都未得其主公一眼目光。他的目的从始至终都只有通道尽头的寝宫,那里正囚禁着他最为看中的谋士。

  在由锁链封闭的大门前他停下脚步,抬手毫不费力地推开了...

1/24